聊遨游兮周章

去看了这个小电影,这个造型hhhhh其实戴上滤镜自动美化一下,还是挺可爱的(?!)主要是孙蜜书可爱,沉迷孙蜜书。
侍卫真好吃,在马上扔内衣(?!)还有这个泡泡袖真可爱(?!)
【我的滤镜怕是真的很厚了……】

[北平无战事/孙朝忠×王蒲忱] 孤臣 01

* 历史很烂,不考据了

* 有的细节可能没记住/记错了,不考据了

* 碎片

* (完全是为了自己暗戳戳爽的产物……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写什么……)

*  修改过后就发不出来了,WTF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孤臣


***

孙朝忠静静在西山监狱的囚室里坐着。四面围过来的只有粗糙的灰色水泥墙,和细窄铁窗里投射进来的一缕弱光。坐在铺着草席的坚硬床板上,即使身旁无一人,他依旧绷直了脊背。

囚室的铁门外响起了声音。孙...

【一八】 镜中天·前路(完结)

齐铁嘴在浓雾里走了很久,不知道走了有多远。

走着走着,发现自己竟是到了二十多年前的长沙城,他家巷口那条杂乱又繁华的街道。

这里的人都忙忙碌碌,可仔细一看,每个人都只是重复着手里面的动作而已。

齐铁嘴面无表情,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挪动步子。他脑子里像灌了铅一般,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这里。

有个小孩嘻嘻哈哈地从自己面前跑过去,身上那件棉布袍子他觉得分外眼熟,可脑子一点也转不起来。突然有个小孩从后面跑过来撞到他腿上,他连忙转过身蹲下去将那小男孩扶起来。那小男孩睁着双大眼睛,抿着唇,看了他一会儿,飞快地挣脱开跑掉了。

齐铁嘴觉得那小孩眼熟,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。


齐铁嘴又往前...

【一八】 镜中天·契约(五)

“哎呀佛爷,这今天玉米粥明天南瓜粥的,我都快喝成一滩粥了,给点儿油荤成不成啊……”

“哎呀佛爷,这炖猪蹄吃久了就太腻,明儿还是换一个换一个……”

“哎呀佛爷,您究竟是要照顾我呢还是要欺负我呢?就你喂汤这姿势,都快把我天花板戳烂了……”

照顾你喂你喝汤你还嫌弃呢,张启山恨不得把手里的勺子整个戳到这算子嘴里去,好让他成齐闭嘴。

那天从泉眼里捞起来的人冰冰冷冷,没有半点生气。张启山是拿自己身子,将齐铁嘴整个都捂暖和了。医生也来看过,八爷除了过度劳累身子需要补补,倒还没别的什么毛病。

至少一条命还没被威胁。


等这人醒了,根本不用费脑子判断这到底是哪个人,张启山就知道这回捡回...

【一八】 镜中天·泉眼(四)

齐八爷不见了踪影。

齐府上下团团乱,伙计都找到张启山这里,张启山只让他们稳住盘口的生意,别的不要操心。

别的人不操心,张启山可是要操碎了心。

自那日梦里见到两个“齐铁嘴”,他便已知道,这些天在齐府醒来的的那人不是齐铁嘴,现下闹失踪的这个也不是齐铁嘴——真正的齐铁嘴,竟是一直没有回来过。


齐铁嘴那日也跟他说,那继子将他拖进了幻境里面,自己则以齐铁嘴的面皮出去长沙了。

当年齐铁嘴早就看出三老爷家那事缘由在于丧风煞,却没有说破,也没有想法子去救他。最后要走了,心里不忍,才忍不住多说了一句“许家还有变数。”

“给各个房间里贴的符,镇的就是夫人的魂。”齐铁嘴冷冰冰地说,好像事...

【一八】 镜中天·纸人(三)

第二日张启山捏着有几分酸痛的胳膊醒来走出房间,发现齐铁嘴已经起来了。精神好得很,正在楼下花园里浇花。

张启山想着昨天这人还焉答答的,今天怎么这么精神。那人像是听见自己心里腹诽似的,转过头来就朝楼上的张启山一笑。


齐铁嘴是真的好起来了,张启山也不好意思在齐府赖着不走。

先前陆建勋夺了长沙城布防官的位置,张启山被革职困在张府里,齐铁嘴就在考虑让张启山东山再起的问题。

新的宅子就是那个时候选好的。看似与齐铁嘴的盘口绕了几条街,其实两个院子挨得很近,连井水都是通连的。在他们离开长沙城的时候,宅子里早就由工人翻修好了。

贝勒爷还没到长沙,齐铁嘴身体一好就又去那宅子里看了一下。房...

【一八】 镜中天·梦境(二)

张启山晚上放心不下齐铁嘴,就在他的床边上趴着睡了。

昏昏沉沉中睡着了,他知道自己在开始做梦。


梦里面一片浓浓的白雾,他走了好久好久,喊话也没有什么人应答。

走着走着,雾气渐渐淡了。他发现自己面前的地方正是东北,他的老家。那些木楼比记忆里都要清晰得多,几乎让他不敢相信这是在梦里。张启山站在那门口探了一眼,院子里只有些下人在忙碌,谁也没看见他。

张启山又转过身退出去,正好看见了年轻时的自己站在大门外。那时的他还留着厚厚的额发,穿着黑色的学生装,眼神如闪着寒光的利刃般直直刺向自己。他与这时的张启山四目相对,也不说话,只是迈开腿就往街那一头跑去。

“等等!”

张启山见状拔腿...

【一八】 镜中天·旧闻(一)

* 刊于一八同人合志《天机不可泄露》
* 混更
* 本来还有一八脑洞,写论文和写原耽文写到妈都不认识……等我有时间就写!



齐铁嘴睁开眼甩甩头,又扶了扶鼻梁上的玳瑁圆眼镜,好能看个仔细。
天上的月亮半隐在浅浅的云里,像笼了层纱的灯笼。眼前灯火通明,幡旗满路,不是长沙城里那条大街又会是哪里。
连齐铁嘴自己,都一时分不清这究竟是真实,还是幻境。

“哎哟,我得先回去看看我的小乌龟怎么样了。”
懒得待在这儿想那么多,齐铁嘴赶紧一路小跑,就往自家香堂的地方去了。

累得气喘吁吁的,齐铁嘴在自己算命摊子门口扶着膝盖歇了一会,抬起头来就是一脸的不悦。这都多晚了,铺子却还大...

看了个梁帝&言侯的《故人叹》剪辑……
天啊也太切合了……
摇摆了起来…………


我们曾经发誓,共患难同富贵,生死相随永不相负。可是登上了皇位,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了君臣二字。

什么大逆不道,弑君之罪,我不在乎。只要能让他死,什么事我都可以干,什么罪我都可以担。

😭

【天算子G】梦中身

之前给眯太《天算子》本子的G文!
混个更,捂脸……

绿仔,叽叽,cs,十七,还有我,我们五个人的瓶邪一八吏青联文正在直拨!请大家关注我们的tag围观乱炖乱搞贺文《天降大吉》!

如果有时间的话春节期间我会再写一篇一八吏青文!

明天就是年三十啦提前祝大家新春快乐!



那年的冬天特别冷。

北风呼啸,卷着雨雪,尽数拍在张启山那军绿披风上。他站在齐家堂口门前,理了理被冻得冰冷的军帽,抬腿走了进去。

这时还没有买货求卦的客人上门来,香堂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的香烛味。没有人来迎,张启山便径直走到里面去。隐隐听见棋子落在盘上的声音,张启山隔着小小一方天井望过去,解九和齐铁嘴正在屋里下棋。

解九扶了扶眼镜,捏着颗棋子半晌才落下去...

1 / 6

© 沈毓伦 | Powered by LOFTER